美国iPhone 6代购内幕:“就像做期货!”

在纽约67街苹果专卖店外蜿蜒200米的排队队伍中,你很容易发现亚洲面孔;他们倚在墙上打瞌睡,或是坐在折叠椅上打扑克。不过更多时候,他们是在工作。“时代广场那儿的队伍多长?”“Union Square金色大屏的到货了吗?” 这些天,马先生和他的同行从曼哈顿买入iPhone 6,然后卖给纽约市法拉盛(华人聚集区)的中间商,获取100到300美元的差价。


美国iPhone 6代购内幕:“就像做期货!”


6个银色的16G iPhone 6,4个灰色的64G iPhone 6,4个金色的128G iPhone 6 Plus,这是马先生两天的“战果”。


“周五凌晨3点我到苹果店外,已经有几十个人排在那儿了。”马先生抱怨,“第二天我不得不在半夜12点就来排队。”


虽然苹果专卖店执行了“一人限买两台”的规定,马先生的应对方式借用亲友的身份信息在网上下单,然后循环到店排队。有时候为了拿到更多手机,他们甚至会直接多出50到100美元向别的客户购买iPhone 6。


在这些战果中,金色、大屏幕手机的利润更高。“本来6 Plus产量就小,中国人又喜欢霸大屏幕外加土豪金,每个店这款模型几乎都脱销了。”马先生告诉记者,这款模型可以多卖200美元。


马先生和他的同行只是代购生意链的一端,法拉盛的中间商、电子产品店已贴出“高价回收最新苹果手机”的招牌,快递公司也已作好准备,把这些紧俏货运往中国大陆——早在iPhone 6发售前,他们已经将这一产品的运价添加到价目表里。


ANL是北美最大的快递公司之一,它在法拉盛就有10多家门店。目前,每运送一台iPhone 6去中国,ANL会收取120-150美元。相比之下,奶粉、食物、保健品等常见代购产品的运费是按重量计的,每磅3.75美元。一台4.7英寸的iPhone 6重量是0.3磅,这样算来iPhone 6的运费是奶粉的100多倍。


如此昂贵是因为智能手机无法像其他商品一样打包空运或是混入集装箱海运,最好的办法是直接由人坐飞机带回去,这使得成本昂贵,但很安全。


10天之后,第一批iPhone 6就能进入中国大陆,再隔两三天,通过中国的快递公司到达下家手中。这些在中国的卖家已经迫不及待了。他们把iPhone 6的价格炒到了15000到20000元人民币,折合成美元,几乎是原价的3倍。并且,越早拿到货,出手的价格就越高。


过去一周,纽约的所有苹果专卖店外都出现了大批中国买家排队的现象,甚至有美国媒体已经根据这个题材制作出了纪录片。为一台最新款的iPhone 6排6-12个小时的队很值得,尤其对黄牛们而言利润空成倍甚至达到三倍。


“这让我想起了2013年以前的日子,那是苹果代购业的黄金期。”一位移民美国后从事代购生意多年的李先生(匿名)告诉记者,“中国的有钱人无法忍受自己手里的苹果手机不是最新款。为了早这几天,他们花一大笔钱。”


过去十年,苹果产品在全球风行,中国成为了它最大的海外市场。在中国,苹果成为了高端且时髦的选择。尽管在2009年苹果就已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但海外代购业依然红火,直到2013年9月,iPhone 5s在纽约和上海同步发售它的新产品,冲击了苹果手机的海外代购市场,尤其是北美市场萎缩明显。一部北美代购的苹果手机加上汇率转换、关税、运费等成本,到手价格与国内直购价相差无几,自然少有人问津。不过今年,iPhone 6在中国的延迟发售,甚至有谣传官方发售日会延迟至明年,这又给了北美手机代购机会。


对于这一产业链里的每一个人,代购者、中间商、快递公司、中国的零售商而言,坏消息是,iPhone 6即将获得中国的入网许可,这意味着它在中国大陆的官方发售也不远了。


“iPhone 6代购就像做期货,总有一天价格会掉下来。”来自上海的小陈说,他把收到的iPhone 6卖给消费者,“一旦大陆版iPhone上市,就没有人愿意等上一个月买北美版的手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