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乔布斯时代苹果 黔驴技穷or厚积薄发?

苹果似乎已经走出了乔布斯去世带来的产品问题。

 

后乔布斯时代苹果 黔驴技穷or厚积薄发?

 

或许,你现在认为,苹果已经进入了”糟糕”的上世纪90年代发展境况。分析师也都普遍预测,如果这家公司无法推出让人着迷的新产品,它将会溃败不堪。

 

所谓的“深度”观察者在不断给我们释放这样一种信号:库克时代的苹果已无法打造出乔布斯时代等量级产品,或者当苹果产品销量被廉价安卓手机超越后,也就意味着苹果将遭遇溃败,而这仅仅是时间问题。为什么市场中会充斥这类言论呢?因为有些人不喜欢苹果的“经营哲学”,有些人写这些文章只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有些人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存在争议的数字

 

我们很容易找到相关数据,它们能非常直观地反映出问题。比如,来自IDC的报告显示,2013年第三季度,苹果iPad的市场份额由2012年第三季度的38.2%下滑至33.8%。这是多么明了的数据。但是,这些数字对苹果来说绝对是坏消息吗?

 

后乔布斯时代苹果 黔驴技穷or厚积薄发?

 

iPad的市场份额出现下滑,但我们需要对这组数据做进一步剖析。科技网站Business Insider编辑史蒂夫-科维奇(Steve Kovach)曾撰文指出,跟智能手机一样,苹果也将在平板电脑市场搞砸。另一方面,三星将使用它们在智能手机市场取胜的策略,在平板电脑市场“痛击”苹果,向市场中推出潮水般不同类型的平板电脑。科维奇认为,IDC的数据正好印证了他的观点。

 

不过,IDC提供的数据存在一些“瑕疵”,它给出的数据并不能反映出全部事实。所有参与平板电脑市场的公司已开始大规模生产平板电脑,并将它们交付给零售店,这也是IDC所参考的数据,即按出货量算,而非销售量。IDC数据甚至都没有给出到底有多少平板电脑真正出售给最终消费者,而仅仅使用摆在货架上的产品数量。因此,当把这些公司所生产的平板电脑数量相加时,自然就超过了苹果iPad,反映出来就是苹果iPad市场份额出现下滑。IDC这份报告并没有考虑苹果iPad销售表现的好与坏。

 

但是,让我们再看看另一组数据:在线使用量(online usage)。网页分析公司StatCounter 宣布,该公司所监测的全球在线平板电脑使用量中,有74.5%的份额来自iPad。在线使用量数据跟销售量或者出货量数据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参考指标。

 

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智能手机。最近,三星智能手机出货量确实要比苹果iPhone多,但苹果iPhone的销量仍在继续增长,跟iPad一样。市场研究公司Smart Insights报告显示, 59.6%的智能手机网页流量来自iPhone,39%的份额来自安卓手机。这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需要注意的是,我们还没有考虑iPhone和iPad中的应用软件。事实上,移动和平板电脑用户在使用应用软件方面消费了大量时间,而苹果在此领域拥有很大的优势。

 

事实上,不管是网页使用量还是销售数字,都不是全部的事实。因此,基于这两点所作出的结论都有它的局限性,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不能盲目下结论,苹果在走下坡路。

 

创新匮乏,还是厚积薄发?

 

“在经历了十几年的创新之后,苹果现在已黔驴技穷。" 华尔街日报编辑霍华德·戈登(Howard Gold) 表示。这实际上是外界对苹果的一种普遍抱怨。也有一种观点认为,苹果最大创新会每隔几年发生一次,我们不能要求这家公司每年都发布颠覆性产品,这是不公平的。

 

苹果的创新风暴出现在本世纪头十年的中期:苹果几乎每年都会推出全新的产品,或能够改变游戏的产品:从2005年的Mac Mini,到iPhone,苹果电视机顶盒,再到2008年的MacBook Air。接下来就是两年以后的iPad和视网膜显示屏,而iPad Mini和Mac Pro也是苹果所做出的重要产品更新。但是,这些产品都依托于现有产品线。

 

现在问题是,苹果是否需要全新产品来维持公司的增长,或者还是依靠升级现有产品来拉动增长。

 

后乔布斯时代苹果 黔驴技穷or厚积薄发?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说苹果已失去创新言论背后暗藏着一种失望和无奈。iPhone和MacBook Air等产品的发布确实让人们为之尖叫,它们甚至都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人们焦急地期盼着苹果能够再发布带有颠覆性的产品。

 

Global Equities Research分析师崔普·乔德里(Trip Chowdhry) 甚至表示,留给苹果发布iWatch的时间仅有60天,否则这款产品将会消失。这60天时间大限在5月19日已到,而苹果此刻仍在一切照旧。

 

乔德里和其他分析师想要的似乎是,苹果将现有创意(比如智能手表或者电视机)能打造成跟iPhone有同等影响力的产品。iMore网站博客主雷内-里奇(Rene Ritchie)给人们泼了一盆冷水。他表示,不管是对苹果、还是对其他公司,都不会拥有跟iPhone一样有影响力的业务,未来也不会。

 

iPhone以外的市场机会

 

我们当然希望里奇的预言是错误的。或许,在计算机产业之外,苹果还拥有其他潜在市场机会,就像任天堂宣布进军健康产品来扩大其业务一样。但是,即使他的预言成真,这也并不意味着苹果崩溃的前兆已来临,因为这家公司每年可以会大幅升级其产品。我们可以在电池寿命、便捷性和实用性等方面找到苹果的创新痕迹。这也是苹果为什么不急急忙忙推出一款老掉牙手表或者电视机的原因。看看三星Gear Fit的糟糕评价就明白了。我们从苹果收购Beats就能够看出,苹果的“重心“正在从四方形产品身上转移。

 

苹果收购Beats,也是希望后者能够为其产品增加一些酷因素。

 

“我认为,苹果所面临的压力是走好每一步,而不是急急忙忙地推出新产品。现在,它正在朝正确的方向前进。” Kantar WorldPanel分析师卡罗琳娜·米兰内塞(Carolina Milanesi) 表示,“在一个大浪淘沙、风云变化的产业中,这或许就是真正的创新。”

 

后乔布斯时代的苹果

 

指责苹果已丧失创新能力的文章,都将问题归于:乔布斯已不再掌舵苹果公司。“如果说乔布斯曾是苹果的主角,库克就是一个阶段性经理。”《迷茫的帝国:后乔布斯时代的苹果》作者加利·伊瓦塔尼·凯恩(YukariIwataniKane)表示,“如果乔布斯是一个理想主义,库克就是一个务实主义。但是,如果没有乔布斯,库克就失去了执行其务实策略的标尺。”

 

在凯恩看来,苹果的所有创新都来自乔布斯。不过,万维网之父Timothy-B-Lee则表示:“我不认为在乔布斯逝世后,iPhone5的开发纯粹是一个巧合。”他表示,苹果在开发iPhone时,所制定的计划期限都不会超过1年时间。

 

库克在处理苹果内部具体事宜方面所担当的责任越大,留给乔布斯进行产品创新的时间就越多。“由于不用去负责消费者服务和零售管理,乔布斯才能将其后十年时间全部投身于iPod、iPhone和iPad的开发。“ Inside Apple编辑亚当·拉什斯凯(Adam Lashinsky)表示。

 

不过,我们知道,在苹果这些产品创新中,乔布斯仅负责一部分工作,其他成员还包括托尼·法戴尔(Tony Fadell)、斯科特·福斯特尔(Scott Forstall )、乔纳森·艾维以及其他数百位在苹果产品开发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人。尽管乔布斯毫无疑问掌控了iPhone的开发,但是我们也不能就此抹掉其他人的贡献。

 

iPhone 6会带来更多创新吗?

 

后乔布斯时代苹果 黔驴技穷or厚积薄发?

 

谁将为苹果提供创新“火花”呢?乔纳森·艾维似乎扮演着最为重要的角色。现在这位苹果首席设计师同时负责苹果硬件和软件设计。跟乔布斯一样,艾维的职位并不适实际运行这家公司: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 )负责管理软件工程,埃迪·库伊(Eddy Cue)负责管理服务,丹·里奇奥(Dan Riccio)负责管理硬件设计工作,而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和库克则统领他们的工作。你无法复制乔布斯的创新大脑,但是苹果已经做出跟乔布斯一样的事情,依靠的就是它可以信任的合作伙伴。

 

乔布斯将苹果视为其一生最大的发明,只要这家公司继续坚守着自己的经营哲学,未来它还会繁荣发展。